香港赛马会金牌三尾王

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聚焦

爺爺葉圣陶:教我們做人

發布時間:2019-04-02  來源:《光明日報》2019年3月27日16版-光明悅讀

放大

縮小

  爺爺一生都在從事與教育有關的工作,都在關心著教育事業的發展。我們這些做孫輩的,更是他那些主張最直接的受益者。

  早在1930年,爺爺在《做了父親》一文中寫道:

  以前曾經擔過憂慮,因為自家是小學教員出身,知道小學的情形比較清楚,以為像個模樣的小學太少了,兒女達到入學年齡的時候將無處可送。現在兒女三個都進了學校,學校也不見特別好,但是我毫不存勉強遷就的意思。

  一定要有理想的小學才把兒女送去,這無異看兒女作特別珍貴、特別柔弱的花草,所以要保藏在裝著暖氣管的玻璃花房里。特別珍貴么,除了有些國家的華胄貴族,誰也不肯對兒女做這樣的夸大口吻。特別柔弱么,那又是心所不甘,要抵擋得風雨,經歷得霜雪,這才可喜。——我現在做這樣想,自笑以前的憂慮殊屬無謂。

  原來我們以為,只有如今的父母才會為兒女的入學擔憂。為了能讓他們上一個好的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做父母的傷透了腦筋,搞得筋疲力盡。看了這段文字我才知道,在爺爺做父親的時候,兒女入學的問題也曾困擾過他。與大多數做父母不同的是,在爺爺想清楚應該如何對待這件事情之后,就把自己的兒女送進了普通的學校。他的三個兒女不僅沒有上好的小學、好的中學,爸爸和叔叔連大學的門也沒有進過。但是他們從小生活在爺爺身邊,都從他那里學到了一輩子自學的理念,在干中學,在學中干,個個都算得上優秀,個個都成了爺爺所希望的對社會有用的人。

  在我們兄妹幾個的成長過程中,爺爺和爸爸從來都沒有規定過我們必須看什么書、背什么文章,沒有要求我們的成績一定要排在班上的第幾名,一定要考上什么初中、什么高中,也沒有要求我們一定要學會哪種技能,更沒有為什么事情非常嚴厲地批評過我們。相對成績來說,他們更愿意聽我們說說發生在身邊和學校里的事情,我們正在參加的那些活動,正在看的課外書和電影。談話期間他們提出的一個個問題和建議,會引導我們多看、多想、多實踐。

  小學六年級的暑假,我和表姐一起到南京的叔叔家里去玩,那是我們第一次離開大人結伴遠行。從南京回來后爺爺問我,知不知道我們坐的是哪條鐵路線上的火車,先后經過了哪些省份、哪些城市,有沒有發現南方土地的顏色與北方的不同,北方地里種的什么,南方地里種的什么,莊稼長得好不好,有沒有看見什么可以記下來的人和事。還說,如果我寫出來他很愿意看一看。那時候我只當是爺爺在和我聊天,現在想想他是在給我上地理課,非常生動也非常深刻。

  想想當年爺爺和爸爸是怎么對待我們的,再看看現在很苦、很累,被升學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孩子們,我很慶幸自己能有一個快樂、無拘無束、自由的童年。因為種種原因,我們下面幾個都沒能上大學。爺爺說,上大學是成才的一條道路,可不是唯一的道路……不進大學,要是自己肯學、自己會學,同樣可以成才。所謂成才,就咱們這個社會的標準來說,就是成為一個對社會主義建設有用的人……這些話,我們一直牢記在心。

  早在1941年,爺爺在《如果我當教師》一文中說:“我將特別注意,養成小朋友的好習慣。我想‘教育’這個詞兒,往精深的方面說,一些專家可以寫成巨大的著作。可是就粗淺方面說,‘養成好習慣’一句話也就說明了它的含義……養成小朋友的好習慣,我將從最細微、最切近的事務入手,但硬是要養成,決不馬虎了事。譬如門窗的開關,我要教他們輕輕的,‘砰’的一聲固然要不得,足以擾動人家心思的‘咿呀’聲也不宜發出。直到他們隨時隨地開關門窗總是輕輕的,才認為一種好習慣養成了。”

  每次看到這段文字,我們的感觸都特別深,因為小的時候爺爺正是這樣教我們的。孩子畢竟是孩子,即使爺爺給我們講過,為了不打擾別人,搬東西要輕拿輕放,關門要不發出聲音,我們還是常常會把這些道理忘在腦后。我曾幾次被爺爺叫住,要我把椅子搬起來重放,把門開開來重關,反復練習,直到養成了習慣。

  爺爺嚴于律己,從小養成了很多好習慣。比如,每做一件事,只要開了頭就一定堅持到底。他16歲開始寫日記,天天寫,一直寫了78年。他做事認真,小到開個信封、寫個便條,大到讀書、寫文章、講話,時時處處都如此,決不馬虎。他喜歡整潔,無論什么時候穿戴都清爽利落,辦公桌面總是干凈整齊,經常要用的東西都有歸宿,一拿就到手,不用找來找去。他做事的時候總會為別人著想:把刀剪遞給人家的時候,一定讓手柄向著對方,為的是讓人家好接。抄稿子的時候字寫得一筆一畫清清楚楚,為的是不讓排字工人費力去猜。在公共場合不大聲喧嘩,為的是不影響別人的工作和生活……

  此外,爺爺的時間觀念很強,每天睡覺、起床、吃飯、工作都有一定的時間,這讓我們從小就知道爺爺這會兒在做什么,也讓全家人做事有了時間依據。凡約見朋友和來訪者,爺爺都會比預定時間早十幾分鐘到客廳等候。凡去開會參加活動,他都會提前十幾分鐘到場,決不遲到。

  爺爺遵守時間的習慣一直影響著爸爸。在爸爸的晚年,我常常陪他去開會,陪他一起見客人。和爺爺一樣,爸爸開會不遲到,約好要見客人,會早早兒地坐在那里等候。如今,父輩的這個好習慣也傳給了我們,遵守時間在我們已經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爺爺說過,“在各項教育里,家庭教育是最初最基本的一項。家庭教育是基礎,基礎打得好不好,跟以后各項教育的效果大有關系。因此,家庭教育絕對不容忽視。”從我們一出生,爺爺就在有意識地對我們進行著家庭教育,而我們也在無意識中,在不知不覺中,潛移默化地受到了教益。

作者:葉小沫     責任編輯:葉煒
香港赛马会金牌三尾王 黑龙江快乐10分走势图今天的 时时彩后三跨度如何算 四川快乐12图表精灵app 汽车后备箱摆摊卖什么赚钱 吉林时时票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欧洲杯投注平台 中国彩票假到什么程度 听多多赚钱吗 - 百度 二八杠棋牌 快乐赚极速28挂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