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金牌三尾王

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衣食住行看變化

發布時間:2019-03-29  來源:《江蘇民進》2018年第4期

放大

縮小

  改革開放40年了,神州大地發生了翻來覆地的變化。在四十年的砥礪奮進中,中國人民生活水平實現了從貧窮到溫飽,再到整體小康的跨越式發展。筆者看到一個數據,在改革開放的四十年中,我國國內生產總值由1978年的3645億元迅速躍升至2017年的82.7萬億元。中國所創造的經濟奇跡令中國人民信心滿滿,更讓世界改變了對中國的看法和態度。

  國家和社會的巨大變化暫且不說,本文就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談一點個人在衣食住行上發生的變化吧。

  一、“真難為情,穿了女孩子的衣”

  兄弟三個,我排行老二。小時候一次走親戚,家里找不到一件合適的衣服給我穿。那時候我家孩子穿衣也與其他家庭一樣,是按“新老大、舊老二、縫縫補補是老三”的順序進行。老二總是穿舊衣,現在要出門,得穿件新的,不然不體面。

  母親急了,這怎么辦?

  恰好鄰居春梅的媽媽聽說了這事,主動為我們解難。她說:“我剛剛給我家春梅做了件新褲子,還沒穿。春梅跟你小二子(我小名)年齡一樣大,個子差不多高,應該可以穿得上的,就讓小二子穿一次吧。”

  母親喜出望外,我也歡欣雀躍。母校帶到我春梅家,讓我穿。穿是可以穿得著,不過有個問題,女孩子的褲子不像男孩子的是從正面中間開口,而是在身子的左邊開縫。

  這樣問題就來了,到了親戚家,我要撒尿就不方便了,必須像女孩子一樣解開褲子左邊的扣子,然后蹲下來才能了事。

  這對于像我那樣的男子漢來說,是一件多么有失尊嚴的事啊。但家里窮,沒辦法,忍忍吧。

  回來后,母親將褲子洗了一下,還給了春梅媽媽。我嘀咕:今后再也不穿女孩子的褲子了。

  1997年,我孩子出生,他從來也沒穿過破衣服。我告訴他自己小時候的事,他聽了,笑著說:爸爸,男孩子穿女孩子衣服,現在是很酷的!

  我只有傻笑。

  二、“像你這樣大的人只能吃半碗”

  1976年還是1977年,記不得了。有一天下著雨,中午吃飯的時候,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父親突然幽幽地說:“家里糧食不多,按規定忙時吃干,閑時吃稀,像今天下雨,沒有出去干活,都應該吃稀的。”其實那天中午我們全家吃了干的,也就是飯。

  父親看著我的碗說:“吃飯,大人是勞力,吃一碗,像你小孩子,只能吃半碗。”我一驚,怕得要命。我那時正在長個子,特別能吃,我要是一餐只吃半碗,那豈不要餓死。

  當然,父親的話只是說說而已,他又怎么會讓自己的孩子吃不飽飯呢。

  時間不長,分田到戶了。

  我親眼看到大人們拿著繩子在田里丈量土地的情景,他們興高采烈,像過節一樣,東奔西走,家家戶戶人歡馬叫。

  第二年,我家里不僅中午吃飯,晚餐也吃飯。而在以前是兩稀一干的,即早晚是稀飯,中午是干飯。

  第三年,出現了新問題,即賣糧難。糧食多了,要賣給國家,換些錢。

  那個時候最紅的部門也許就是鄉糧站了。每年賣糧時,父母親總要靦著臉說盡好話,有時糧站檢驗員說糧食水分高了,要曬,我們又不得不找地方曬,一直要弄到日薄西山才將糧賣掉。

  當然,到了1990年代,糧食市場放開,賣糧的問題又迎刃而解了。

  我進城多年了,這些年老家人很少種田了,田地由種田大戶統一承包,這又是一種新變化。

  我問老家的王大爺,現在要吃糧怎么辦?

  王大爺笑著說,打個電話,馬上就有人送上門,不僅送上門,他們還會將米倒到你米缸里,服務周到得很。

  又想起父親當年的話,我真的感到什么叫天壤之別。

  三、“何時有大一點的房子”

  家里的老房子建于民國初年。到了上個世紀80年代,老屋因為漏雨,已經不太適合居住了。說一件事吧,足以嚇人一跳的。我小的時候,有一次陰雨天夜里,我要起來小解,晚上又停電了,在黑暗中,我揮舞雙手摸索著找便桶,一手按在了房門框上,我感覺自己摸到了冰涼涼軟綿綿的東西纏在門框上,在農村長大的孩子都知道這是什么。我大叫一聲:蛇!

  2003年,我在北環新村買一套二手房。這房子很好,在火車站附近,五樓,上面還帶閣樓。

  2008年,我在彩虹城買了新房,近140個平方,隨后將北環新村的房子處理掉。2016年,我又買了第二套房,還是精裝修的。

  現在常州家庭有二套房的很普遍。

  我們不是食利階層,我們依然在不斷地奮斗……我知道,房子只是我生活中的一個大件,并不是全部。

  四、“要是買票,你就回去”

  我家在較偏遠的農村,進城很難。那時從縣城到鄉下每天只有兩趟車,錯過了就沒辦法去城里或者從城里回來。

  一次母親帶我進城,事先對我說:“小二子,如果你上車要買車票的話,你就不要去,自己回家;如果不要花錢的話,你就去。”

  那時家里困難。

  我膽戰心驚,上車后,售票員見我個子矮,人又瘦,說這小孩子不用買票。

  我如逢大赦,終于去了一趟城里。

  母親在縣城里辦事,舉目無親,渴了累了都無地方歇息。她于是感慨:“我家里如果在城里有個親戚多好!”

  她多么希望在城里有個親戚啊,這樣她也可以到城里走動走動。她的遺憾其實也是體制造成的,城鄉二元結構固化,人口流動困難,你想進城買房定居也不行。

  我工作后,最初也在鄉下,后來在城里買了房,母親的愿望終于實現了。母親的感嘆終于成了現實。還要提一下的是,現在鄉下人進城也方便了,從市區開通了到各鄉鎮的公交,并且水泥路修到了各村,私家車也越來越多,人們出行真正做到了稱心如意。

  一滴水可見太陽的光輝,我個人的這些變化,其實就是改革開放40年中華大地上滄桑巨變的一個縮影啊!

作者:周二中     責任編輯:劉政
香港赛马会金牌三尾王 幸运28挂机稳赚方法 欢乐生肖彩票 休闲游戏网络游戏 时时彩后2稳赚方法 九龙娱乐公司 易算pk10手机版 pk10玩法技巧大全 只赚不赔的投资 重庆时时 北京pk10技巧压6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