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金牌三尾王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上學苑  >  理論研究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內生性的統一戰線視角

發布時間:2019-03-2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統一戰線學研究》

放大

縮小

  摘 要: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是扎根于中國大地的內生性民主。統一戰線是理解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內生性的重要視角。統一戰線作為中國共產黨奪取革命、建設、改革事業勝利的重要法寶,具有豐富的內涵和政治價值。統一戰線與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具有理論上的同源性,都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成果。從實踐上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發端于新民主主義時期,在當時體現為階級民主,并在統一戰線的合作方式和組織形式中逐漸生成和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確立進一步拓展了統一戰線的發展空間,使統一戰線的政治平臺向廣泛多層制度化方向發展——由過去主要是黨的政策形態發展為國家治理的制度形態。與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相結合,統一戰線不僅成為中國共產黨凝聚人心、匯聚力量的政治優勢和戰略方針,而且成為推進國家民主政治建設、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制度因素。

  關鍵詞:統一戰線;統一戰線制度;協商民主;國家治理;民主

  中圖分類號:D61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3378(2018)06-0005-07

  作者簡介:李俊,信陽師范學院黨委副書記、校長,山東大學當代社會主義研究所兼職研究員,廣西師范大學兼職博士研究生導師,法學博士。

  基金項目: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統一戰線的發展與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化建設”(14JJD810016);河南省高等學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優秀學者資助項目(2015- YXXZ-01)

  黨的十八大報告明確提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概念,充分肯定協商民主是社會主義民主的重要形式。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協商民主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是黨的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的重要體現”,要“發揮統一戰線在協商民主中的重要作用”。黨的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提出:“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1]這些論述不僅充分肯定了協商民主在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中的地位和作用,而且表明,中國的協商民主不同于西方協商民主。中國的協商民主是中國共產黨在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實踐中發展起來的,是馬克思主義黨的建設理論、民主建設理論中國化的成果,是內生性民主。筆者認為,科學分析和把握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內生性需要采用統一戰線的視角。這種分析方法契合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關于黨的建設和民主政治建設的新目標和新要求,有著內在的邏輯性。

  一、統一戰線與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具有理論上的同源性

  統一戰線和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都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成果。統一戰線作為一種理論,是無產階級政黨自身團結統一和爭取廣大同盟軍的思想武器;作為一種實踐,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奪取革命、建設、改革事業勝利的重要法寶。具體地看,統一戰線是黨和國家進行社會整合的總政策,是黨和國家進行民主政治建設的重要載體,是黨和國家推進人民民主的基本方式。馬克思主義認為,無產階級發展經歷了“自在的階級”和“自為的階級”;在無產階級成長過程中,隨著階級意識的成熟和發展,“無產階級只有建立這樣一個能夠代表本階級利益、體現本階級意志的政黨組織,才能使自己強大起來,從而使無產階級獲得徹底解放”[2]。無產階級(經過無產階級政黨的領導)在實現自己所擔負歷史使命的進程中,不僅要加強自身的團結統一,還要獲得或團結廣大的同盟者。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關于“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思想,以及共產黨要善于同各國無產階級、本國無產階級的不同派別、集體或政黨建立統一戰線的重要思想,奠定了無產階級政黨統一戰線理論的基礎。但馬克思主義統一戰線思想是針對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無產階級進行革命斗爭而言的,東方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中國如何開展統一戰線工作則有自己的特殊性。中國共產黨人在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過程中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統一戰線原理同中國具體實踐相結合,在理論方面創造性地提出:統一戰線是中國革命的基本問題和重要法寶;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統一戰線由革命時期的統一戰線轉變為愛國統一戰線,主要為維護和發展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服務,為改革開放、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民主政治和法治建設、文化建設服務,為實行“一國兩制”、祖國和平統一服務。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統一戰線作為最大的政治,是中國共產黨凝聚人心、匯聚力量的政治優勢和戰略方針。在實踐中,我黨先后創建出民主聯合戰線、工農民主統一戰線、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人民民主統一戰線以及愛國統一戰線等多種形式的統一戰線,使馬克思主義統一戰線理論在中國得到廣泛運用和充分發展,成為中國共產黨奪取革命、建設、改革事業勝利的重要法寶,形成了中國化、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統一戰線理論成果。

  馬克思主義關于民主的思想已內在地包含著協商民主思想。馬克思主義民主觀的本質特征是強調“人民群眾當家作主”“民主是社會自治和人民參與的有機結合”。人民當家作主,也就意味著人民群眾有權利直接參與國家和社會事務的管理,而協商民主就是人民群眾直接參與國家事務管理的有效形式之一。習近平指出:“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權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選舉時有投票的權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續參與的權利,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選舉的權利,也要看人民有沒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的權利。”[3]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關于民主的論述,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的理論指南。早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就把馬克思主義民主理論和中國實際相結合,把協商民主廣泛運用到科學決策、統一戰線、群眾路線的實踐之中。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后,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協商建國,召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中國協商民主開始向制度化邁進。這充分說明協商民主同馬克思主義具有一脈相承的關系,是馬克思主義同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產物。協商民主和統一戰線一樣,都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成果。

  統一戰線與協商民主在價值目標上都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和人民主體性原則[4]。共產黨的領導是統一戰線和協商民主的本質要求。統一戰線是黨領導的統一戰線,共產黨的領導是統一戰線的圓心。統一戰線與共產黨領導存在內在關系。只要我們把“這個圓心固守住,包容的多樣性半徑越長,畫出的同心圓就越大”[3]562。黨的十九大報告在肯定協商民主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的基礎上,提出“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協商民主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有效治理國家、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方式;也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人民內部各個方面不同類別的組織或個人圍繞改革、發展、穩定重大問題和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在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開展廣泛協商、努力形成共識、實現利益最大化的重要民主形式。

  中國共產黨的性質、使命決定它在統一戰線和協商民主發展中的領導者地位。現代社會是政黨政治的社會,政黨是現代政治生活舞臺的主角。理查德·S.卡茨指出:“現代民主是政黨民主,在西方看來,作為民主政體基礎的政治制度與政治實踐都由政黨所創造,沒有政黨,一切都是不可思議的。”[5]中國社會的歷史發展和社會主義的發展方向決定,中國離不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其一來源于其所代表的階級性和廣泛的群眾性。黨的先鋒隊性質和廣泛的群眾基礎是共產黨擔當起領導中國社會主義事業重任的根本所在。其二來源于黨的指導思想的科學性。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主義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為指導。馬克思主義揭示了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規律,是關于工人階級爭取階級解放和人類解放的科學理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踐相結合的、關于中國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正確的理論原則和經驗總結,是中國共產黨集體智慧的結晶。其三來源于共產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和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和使命。其四來源于共產黨人在實踐中的模范帶頭作用和共產黨在實踐中逐步成長壯大成熟,使共產黨成為中國人民的合格領導者、新中國的締造者、中國國家現代化的領導者。

  人民主體踐行了統一戰線、協商民主的實踐目標。人民主體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歷史唯物主義認為,人類社會是在歷史活動的主體和客體的相互作用中運動、發展和進步的,社會歷史的發展是在一定社會歷史條件下,由現實的人表現出來的歷史合力實現的。恩格斯指出:“歷史是這樣創造的:最終的結果總是從許多單個的意志的相互沖突中產生出來的,而其中每一個意志,又是由于許多特殊的生活條件,才成為它所成為的那樣。這樣就有無數互相交錯的力量,有無數個力的平行四邊形,而由此就產生出一個總的結果,即歷史結果,這個結果又可以看作一個作為整體的、不自覺地和不自主地起著作用的力量的產物。”[6]歷史合力論關于社會歷史發展是多種力量相互作用的結果,表明人民群眾是歷史的主體,是歷史的創造者,在推動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進程中,要依靠人民群眾,發揮組成合力的各方面群眾力量。統一戰線的廣泛性、包容性充分踐行了人民主體性目標。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毛澤東就提出:“中國無產階級應該懂得:他們自己雖然是一個最有覺悟性和最有組織性的階級,但是如果單憑自己一個階級的力量,是不能勝利的。而要勝利,他們就必須在各種不同的情形下團結一切可能的革命的階級和階層,組織革命的統一戰線。”[7] “我們主張在徹底地打敗日本侵略者之后,建立一個以全國絕大多數人民為基礎而在工人階級領導之下的統一戰線的民主聯盟的國家制度,我們把這樣的國家制度稱之為新民主主義的國家制度。”[8]“人民是什么?在中國,在現階段,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9] 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時期,鄧小平依據新時期我國階級狀況和統一戰線內部結構的變化,提出新時期的統一戰線已不再是過去意義上的階級聯盟,而是發展成為工人階級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勞動者、擁護社會主義的愛國者和擁護祖國統一的愛國者的聯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統一戰線工作擺在治國理政的重要位置,不僅提出了“統戰工作的本質要求,是大團結大聯合,解決的就是人心和力量問題。這是我們黨治國理政必須花大心思、下大氣力解決好的重大戰略問題”;而且提出“只要我們把政治底線這個圓心固守住,包容的多樣性半徑越長,畫出的同心圓就越大”[3]562。

  協商民主主體的廣泛性和多層次充分踐行了人民主體性目標。“協商主體是協商民主過程的基本要素,協商民主的過程實際上就是各種不同利益傾向、不同偏好的政治主體參與政治生活的過程。”[10]從運行實踐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參與主體涵蓋從中央到基層、從組織到個人多個層面、多種形式,其具體主體包括各黨派、政府機構、人民團體、社會組織和普通群眾等。換言之,凡是利益相關方都能夠參與協商過程,而不論其組織性質、個人身份。協商主體的廣泛性有效地保障了各階層群眾對國家和社會層面政治生活、經濟生活、社會生活、文化生活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

作者:李俊     責任編輯:吳桂嬌
香港赛马会金牌三尾王 重庆时时彩新规律公式 优博彩票怎么样 棋牌二人麻将 胆大包天猜一生肖 pk10最牛计划网站 时时彩怎样可以稳赚不赔 快络牛牛上下分 三肖六码3肖6码中持 老重庆时时彩 赌大小必赢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