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金牌三尾王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上學苑  >  理論研究

著力發展新時代協商民主

發布時間:2019-03-13  來源:學習時報

放大

縮小

  人民政協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推動新時代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發展,提升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鞏固執政黨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必須進一步發揮人民政協在協商民主中的重要作用。

  深刻理解和把握社會主義協商民主

  協商民主符合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指出,“共產黨人到處都努力爭取全世界的民主政黨之間的團結和協調”。自成立以來,我們黨一直主張團結合作、協商同盟,在豐富的實踐中形成了獨具中國特色的統一戰線和政黨制度理論。馬克思主義民主理論認為,“在民主制中,國家制度本身只表現為一種規定,即人民的自我規定”,國家政治運行的“每一個環節實際上都只是整體人民的環節”。我們黨將“眾人的事由眾人商量”作為人民民主的真諦,主張人民不僅僅是在投票時才享有民主,而要廣泛參與民主政治實踐全過程;不僅僅是在政治領域開展民主,還要延伸到社會領域。馬克思主義群眾觀認為,“歷史活動是群眾的活動,隨著歷史活動的深入,必將是群眾隊伍的擴大”;無產階級革命正是“以人民群眾的名義,并且是公開為著人民群眾即生產者群眾的利益而進行”。正是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指導下,我們黨以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宗旨,堅持協商于民、協商為民,確立了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立場,創造性地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政治道路。

  協商民主具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根基。在中國傳統政治實踐中,古代中國歷代王朝為維持強大的政治文化共同體,在上倡導王權與士大夫“共治”天下,在下則倡導士紳協商的輔助治理。按照中國傳統文化中理想的治國之道,既然“民惟邦本”,勢必就要“君子參政”;既然講求中和之道,勢必就要維護利益主體的多元共存、思想觀點的兼容并包;既然治國安邦以和諧為最高境界,勢必就要求同存異、和而不同。

  協商民主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具體實踐。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華文明的深度結合,是我們黨特有的理論實踐優勢。革命時期,協商民主與我們黨的統戰實踐密切相關,是我們黨對黨外同盟力量政治整合的重要方式。建設時期,我們黨始終秉持“國事是國家的公事,不是一黨一派的私事”,協商民主成為動員新中國各種政治社會力量參與國家建設的重要途徑。改革時期,我們黨在政治協商傳統的基礎之上,積極推動社會協商,不僅在民主政治理論中第一次提出“協商民主”概念,而且為協商民主的長效發展奠定了較為完備的制度體系,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民主政治領域的重要實踐。

  協商民主是新時代黨中央治國理政的新部署。進入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協商民主理論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黨第一次將協商民主提升到人民民主的高度,將其界定為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第一次將協商民主界定為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的重要體現,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價值追求;第一次把民主協商和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一起作為有序參與的重要環節;第一次系統規劃了政黨協商、人大協商、政府協商、政協協商、人民團體協商、基層協商以及社會組織協商等七種主要協商渠道,將協商民主全面嵌入黨和國家治理的重大決策過程和日常治理過程。這些重大判斷既是協商民主新時代新發展的基本要求,也是根本方向。

  新時代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的重點規范政治協商。“政治協商”中的“政治”二字不僅體現為黨派、人民團體等協商主體的政治屬性,而且更應在內容上聚焦凸顯政治性議題,即人民政協應對國家發展的重大政治問題,或者容易引發重大政治問題的經濟社會文化問題進行協商。

  促進國策協商。政協在促進國策協商方面應當把握兩個點。一是已有基本國策中有很多政策內涵要不斷與時俱進。二是要根據國情演變和經濟社會發展實際,主動協商新的重大國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各個領域有可能會隨著實踐的發展而需要研究并確立新的國策。

  優化政策協商。政協要圍繞具體政策決策、方案選擇、財政安排展開政策協商,促進政府決策科學化民主化水平。政策協商應當貫穿政策決策、實施、反饋、評估全過程,在協商前、協商中、協商后三個階段提出專業、精準、可操作的決策建議。確立合理的協商主體,充分彰顯代表性,根據利益相關方原則,聯系各方參與政策協商。確立合理的協商內容,充分發揮專委會對口聯系政府部門的優勢,跟蹤政府部門政策決策熱點難點,團結動員委員利用自身專業優勢深度調研,形成協商提案。確立合理的協商日程安排、協商程序、協商步驟,配套建立專業化的知情明政機制、協調落實機制、辦理反饋機制、權益保障機制,將政策協商成果盡可能落實和反映在政策制定和實施過程之中。

  發揮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專門機構的作用

  加強黨的領導。提升對政協協商工作的重視程度與領導力度,將政治協商作為重要程序在黨委議事規則、政府工作規則以及黨政干部任用條例等重要文件中加以明確。將協商貫穿于政協履職全過程,充分發揮集協商、監督、參與、合作于一體的作用。 擴充協商主體。根據社會階層結構變化,為增強政協委員的人民性、代表性,可適時適當擴大來自新興社會階層的委員比例,積極探索邀請吸納農民工、非公經濟人士、新的社會階層、黨外知識分子、民族宗教等群體的“非委員”人士參加相關協商活動。

  創設觀點交流新平臺。對重大社會思潮、重要民生問題、不同觀點意見,邀請相關群體的“非委員”人士,通過對話座談、深度訪談、系統調研、參加政協活動等形式,推動國家與社會、政府與民間、體制內外良性互動。

  建立協商聯動機制。加強與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的聯系,推薦委員參加政府部門召開的相關會議。完善制度、建立機制,推動人大通過政協征求立法修法意見和建議。組織人民團體參與特定問題的協商、考察、調研活動。建立和完善相關基層工作機制,下移工作重心,拓展基層服務。建立政協組織尤其是專委會與相關社會組織的聯系機制,擴大社會組織參與政協協商活動的渠道。

  確立各級政協協商重點。全國政協可進一步強化為促進社會團結、維護國家穩定而展開的政治協商,在貫徹落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布局和戰略布局、筑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重大領域開展國策協商和政策協商。省級政協可著力于國家和地方重要公共政策決策協商,同時加強事關社會穩定的民生利益協調。市縣級政協要聯系不同利益訴求和意見觀點的基層民意代表,圍繞基層自治展開社會協商,對中央政策釋疑解惑,準確反映基層社情民意。

  豐富協商形式。開展專題協商,在決策之前和執行過程中開展充分的協商議政活動。推進對口協商,健全完善黨政部門與專門委員會的對口協商制度。創新界別協商,構建界別與對口部門的常態化聯系機制。強化提案辦理協商,提高提案質量,提高辦理水平,務求辦理實效。此外,還應探索網絡協商,建立完善網絡協商的參與、對話機制。

  完善協商規則程序。確立協商議事的立場明確原則、主持中立原則、機會均等原則、限時限次原則、充分辯論原則等。在協商過程中增加互動環節比重;在協商結果的報送、采納、落實方面,形成責任制度和民主監督制度。

  培育傳播協商文化。人民政協應當研究傳播中華文明的協商共治傳統、家國責任倫理、和而不同的包容理念與天下為公的政治情懷,積極營造平等、包容、理性的協商文化氛圍。開展人文交流,向西方講清楚中國民主政治的歷史邏輯,講清楚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文明基因,講清楚協商民主的中國傳統。

  (作者潘岳系中央社會主義學院黨組書記、第一副院長)

作者:潘岳     責任編輯:吳桂嬌
香港赛马会金牌三尾王 彩票pk10预测软件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V2.3.0 时时彩前二后二一起打 时时彩后三包胆570 新时时兑奖 qq麻将手机版 在平台玩压龙虎技巧 幸运彩票app手机版 广东麻将技巧